当前位置:首页?>>?文艺评论?>>?正文
正剧掩盖了嘲讽
2019年10月28日 16:10

  看戏原本是去看台上的热闹的。现在,坐下来,却是来看安静了——台上,一个小时的表演,统共只有一个人。33岁的托马斯·马吉尔的父亲原来在镇上开了一家人气旺旺的小酒馆,父亲死后,他尝到了某种世态炎凉。黑色的心境带来黑色的视角。一直到剧终,托马斯背着行囊愤然离开小镇时,你才恍悟,1个小时酣畅淋漓的独白,恰恰产生了戏剧的反讽效果。谁也不是上帝,你托马斯也不是。

  烧饭,喝茶,吃蛋糕,脱衣服;站在楼梯上,跌倒,爬起,狂吼……布景是细致的、生活化的,男主角的形体有变化有转折,力图给观众带来变化,带来悬念。最有创造的是剧中的各角色以“声音”的方式来呈现——妈妈的声音,咖啡店女老板的声音,漂亮姑娘的声音,镇长的声音……

  以神那样完美的标准来要求人,小镇上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缺点,托马斯愤世嫉俗,觉得镇子狭隘、肮脏,人人轻浮而带着罪恶。此剧是爱尔兰着名剧作家恩达·沃尔什1999年创作的剧本,是一部有着塞缪尔·贝克特荒诞风格的戏剧作品。但到底跟《等待戈多》两人表演的富有戏剧悬念的剧目不同,《无名先生》更像一幕小说的演绎,内心世界极为复杂的意识流小说。全剧结构上的轻重缓急布置得当,台词经典,一气呵成。剧场里鸦雀无声,上海的观众显示了对这一不常见的表演方式的接受。

  男声与女声,粗壮的与纤细的,活着的与死去的……只有声音轮番上场,争辩或者解释,你也可以这样看:托马斯想来一番自我清洁的道德说教,对方却连人也不出现,这分明是唐吉诃德在与风车作战。声音的设计,真是独到,它们既显示了托马斯个人精神的强劲,同时又消解了他行为的意义。

  喜欢小酒馆喝一杯,喜欢奶酪蛋糕店的蛋糕和它的老板娘,喜欢漂亮的阿黛尔……人,怎么可能既要市俗的享受又排斥市俗呢?说到底,人是不可能长翅膀,也不可能飞上天的。

  男主演埃尔马诺·桑丘是一名全能型的出色演员,他同时也是这部戏的导演。2014年,桑丘在里斯本首演了此剧,之后到葡萄牙的多个城市巡演,大获成功。即使上海的观众是对着条幅看英文译成的中文,但一点也不妨碍领略到桑丘表演的细腻精湛。他的激情控制得非常好,张弛有致,爆发震撼。

  戏散场的时候,遇到一熟人。这位评论家说,现在的艺术节看的种类越来越多了,像这样形式的戏也就不稀奇了。

  “以前看过这种形式的?这不是第一次?”我问。

  “肯定不是第一次。”他说。

  爱丁堡艺术节杰出创新写作奖托尼奖最佳编剧——恩达·沃尔什的经典力作,2015葡萄牙SPA/AUTORES最佳演员奖的埃尔马诺·桑丘,如今在上海大剧院与观众幸会。戏剧的宽广与戏剧的魅力在这个秋夜让我们领略。

来源:新民晚报?作者:南妮
【关闭窗口】